老区精神四川印记⑪丨老区精神在四川 红色路标指引川人奋勇前行-w66利来

2021-12-15 16:29:18来源:编辑:徐浩程

川观新闻记者 祖明远 钟帆 蒲南溪 袁城霖 燕巧

12月9日,镇广高速王通段项目,工人们正做通车前的准备。阳光下,仔细擦拭过的护栏红得耀眼,从高空俯视,犹如一根红色的“路标”,在川东北苍翠的大山间,格外清晰。

这段高速路连接通江县城与沙溪镇王坪村。后者因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而知名,超过2.5万名红军烈士在此安葬。昔日,从通江到王坪,红军需要急行军一昼夜,现在驾车也要1个半小时,而高速公路通车,两地仅需40分钟。

这条路,一头连着过去,一头接着未来。当年,来自巴中、达州等地的数万儿女加入红军,坚定不移地走上革命道路,舍生忘死。如今,每年上百万人来此重走先辈路,从中汲取奋进的精神力量再出发。

这条路,一头系着老区,一头延向开放。向北纵贯大巴山、秦岭,接入陕西,变“蜀道难”为北向出川大通道,向南直至重庆、广西,带动巴中、南充、达州等川陕革命老区走向开放新格局。

几十年间,从土路到山间公路再到高速公路,通行条件越来越好,但这片红色热土孕育的老区精神,从未褪色,激励着老区人民奋勇前行。

红色的种子

鼎盛期的川陕革命根据地,覆盖川陕两省23县1市,总面积达4.2万平方公里。无数巴山儿女投身革命,也在这片土地埋下“红色种子”。

在川东北采访中,记者常遇到名字带“永红”“建军”的当地人,其出现频率远高其他地区。老区群众也用行动印证——在这里“红色”从未褪色。

在巴中市南龛山顶,围绕在川陕苏区红军将士英名纪念碑周围,是由4000多块纪念碑组成的碑林。一面面黑色大理石石碑上,铭刻着13.8万名红军将士的名字。

这片全国最大的红军碑林,筹建者是一位瘦小的老人——今年86岁的张崇鱼。他从小听着红军事迹长大,用了30多年在全国寻访老红军的资料,用碑林的方式表达老区人民的情感。

各界群众到川陕革命老区红军烈士陵园祭拜 程聪 摄

“承王老风范,传红军精神。”达州市宣汉县清溪宏文学校群鹤楼顶,一行红色大字屹立了数十年。川陕苏区时期,“入党比建党还早的共产党员”王维舟在家乡宣汉县拉起了红33军,缔造了“一县成军”的革命传奇。如今,这所由王维舟于1923年创办的学校,赓续光荣革命历史,每年组织学生参观巴山红军公园、王维舟纪念馆等红色遗址,每个学生都能讲好几则红色故事,还为来参观的客人担任解说员。

达州市神剑园二期项目 柏在田 摄

对老区精神的铭记,还有另外一种方式。

12月2日,在广元市苍溪县黄猫垭镇高台村,新栽的果园里几个村民正在忙碌。

1934年,徐向前和李先念指挥红军在此歼敌1.4万余人。而昔日战场如今改造为现代农业园区,共计3600亩的脆桃和枇杷。为卖出产品,村民不等不靠,筹资修建了14公里道路。“游客在参观纪念碑的同时,可以品尝水果,新引进的梨,其皮是红色,寓意红色土地结出红果实。”一位村民说。

广元市黄猫垭镇现代农业产业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发展的引擎

大巴山的险峻,当年为革命提供了庇佑,但也限制了这里的发展。

向贫困“开战”,老区人民斗志高昂。“宁愿苦战,不愿苦熬”。这一行字写在巴中市通江县诺水河镇小骡马村村民李国芝的房屋墙壁上。为节约干活时间,即使在冬天,他仍坚守在山顶的窝棚里,鼓舞他的正是当年红军在此艰苦奋战的事迹。脱贫后,他仍然勤劳乐观。

巴中市通江县红军城文化特色街区 程聪 摄

达州市宣汉县龙泉土家族乡罗盘村海拔2300余米。曾经,这里唯一通向山底的是一条仅供一人攀岩通行的羊肠小道。“村里先后有20多匹驮运货物的马摔下悬崖。”村党支部书记李永太回忆,历经三年,村民们从石头上凿出一条宽4.5米、长8.3公里村道于2011年春节前夕通车,随后又一鼓作气修建村社公路100多公里。随后10年,罗盘村发展中药材3万余亩、年收入650余万元。现今,罗盘村搭乘巴山大峡谷景区开发的快车,村民吃上旅游饭,村民人均年收入从500元上升到1万多元,成为全县闻名的“尖山”小康村。

老区精神的“红色”文化与大巴山的“绿色”生态相映成趣,为老区跨越发展提供了新机遇。2021年,巴中市光雾山诺水河文旅融合发展示范区的成立,吸引了外界关注。这个横跨南江、通江2县,涵盖光雾山5a级旅游景区、米仓山等3个国家4a级旅游景区的文旅新区,将成为当地文旅康养产业的“主引擎”,希望通过打破行政区划和管理体制壁垒,聚焦于红色文化与绿色生态的组合开发,让更多老区百姓吃上“旅游饭”。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十四五”特殊类型地区振兴发展规划》,作为川陕苏区代表,巴中入列“革命老区重点城市”。

山还是那座山,人还是那群人。川陕革命老区的百姓弘扬红军精神,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走出一条“红绿”相宜的脱贫奔康路,让川陕革命老区的绿水青山成为群众的金山银山。

位于达州市大竹县境内的南大梁高速红花湾枢纽。王巍摄

开放的道路

山多,路难走。这是川陕革命根据地当年交通的实际情况。以南充市仪陇县为例,那时根据地军民为运送物资,大力改善交通情况,拓宽了许多“红军路”,搭建了不少“红军桥”,现在当地还保留着许多以“红军”为名的地名。

而如今,革命先辈曾努力铺设的道路上又有新的变化。

近日,气温骤降,但汉巴南铁路恩阳河特大桥施工现场依旧干得热火朝天,工人们紧张有序地在高桥墩上作业。这条铁路纵贯南充市仪陇县、巴中市、汉中市南郑区等川陕革命根据地核心地带,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红色铁路”。

12月9日上午,南充市仪陇县马鞍镇铁山农村社区居民鲜扬再次跑到自家门口的山包上。不管天晴下雨,上来看一眼通过家门口汉巴南铁路的建设进度,成了他养成的新习惯。对于这条铁路,他期盼已久,“想进大城市里检查个病什么的,就方便多了,在外地的儿女们回家也方便很多。”

建设中的汉巴南铁路仪陇段 马永红 摄

作为当地首个投资超百亿元的项目,汉巴南铁路既是通往巴中的首条高铁,也是助推仪陇县融入“成渝1.5小时经济圈”的关键。

“偏僻的深丘低山区”是老区曾经的标签。随着交通动脉不断打通,小道变成大道,大道织成网,更多的发展机会也顺着道路涌进老区。

今年5月,四川南充港至重庆港集装箱班轮正式开航,至此,嘉陵江四川段广元、广安、南充三大港口全部开通到重庆港的集装箱班轮航线,川渝水运合作再提速。从嘉陵江顺流而下的货物,经过重庆,远渡重洋到达世界各地。

10年前,达州境内只有一条包茂高速公路,现已建成7条,通车总里程547公里,位居全省第三。不久前,“十四五”首批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公布,其中,四川省达州商贸服务型物流枢纽在列,系本次四川省唯一入选城市。今年上半年,川渝6方签署协议,共建万州新田港二期,达州将实现从“借港出海”到“建港出海”。在达州市的谋划中,将推动达万铁路扩能改造和新建达万快速通道,让东向开放通道更加便捷。

2020年4月,中欧班列达州专列开通 袁城霖 摄

将视线转回到开头的镇广高速王通段。这条崭新的高速公路从王坪经过,一如当年的红军,远处的高山、河流都不能阻止前进的脚步,向着北方的大山、南方的大海挺进,将这片红色热土融入更大更广阔的发展格局中。

    编辑推荐
    视觉焦点
    排行榜